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东方快车谋杀案

去年看的这个片子,今天看到豆瓣的一篇评论提起David Suchet最后揭露真相时本片最精彩的那一部分,波洛紧握着拳头高喊 “The rule of law,it must be held high!And if it falls,you pick it up and hold if even higher!For all society,all civilized people,will have nothing to shelter them if it is destroyed!” 翻译为“法治必须高于一切,即便有失公允,也应重拾信念使其历久弥坚。法律信念一旦崩塌,文明社会将无栖身之所。”当建议只把制服交给警方让善良的人免予追究时,波洛坚定地、一字一句的说“不行”,他是铁了心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而当他最后从口袋里掏出十字架紧紧地攥着走在雪地里,脸上的悲伤、纠结让人窒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莆田商会

看了莆田北京商会的活动介绍,发现现在银行放贷也颇不容易,还要陪参加乡情沙龙活动来拓展业务,搞个人联保联贷,真是竞争惨烈 许多副会长和我同龄,已是身家亿万,实在惭愧 无语的是刚刚发现460亩的莆田工艺美术城已是没有人气,仙游竟然又投13亿建340亩的中国古典工艺博览城,真该把仙游县领导罚去作苦力工 http://www.ptbjsh.com/comp5030.php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国人的脑子

看到一篇文章抨击浙江联通要推¥3/月的网内语音无限畅打,提到移动当年是有过足够教训的:1.杭州校园虚拟网无限打,很多人拨通后就一直不挂,当对讲机用,结果就是网络质量迅速恶化,很难拨通。越难拨通就越不挂,越不挂就越难拨通。2.绍兴出租司机虚拟网,也是被作为对讲机用,导致整个市区的网络质量恶化。 再看到一篇文章提起最近抓获的一个澳门老千集团,先在内地每次物色1名至2名豪客,吹嘘其澳门赌厅业务兴旺。事主上当后,会先被带往参观各大赌场,其后再到所谓“贵宾会总统套房”耍乐。老千集团行动迅速,每次作案前均租用不同大型酒店总统套房,入住时会将作案工具包括赌台组件放在行李箱,避开酒店保安视线,迅速改装成仿真“赌厅”,又在门外挂上“请勿打扰”的告示,整个诈骗过程约2天至3天完成。仿真“赌厅”设备齐全,包括有2张赌台、监控装置、路纸、洗牌机、及分别印有真赌场名字及图案的假筹码,为求迫真,“赌厅”内由集团成员假扮的保安、监场、庄荷、公关、甚至赌客均一应俱全,事主入场时更与正常赌场一样需接受搜身。成员事先准备好已知悉顺序的啤牌,待事主赌至兴起,便由美丽“公关”递上“毒品饮料”,令事主意识模糊,成员便趁机换牌,令事主有输无赢。 刚看了“We bought a Zoo”, 里面有段很精彩的父亲对儿子在车上的训话:You know what? “Whatever” is the laziest word of the 20th century, all right?… I’ve had it with “whatever.” I don’t want to hear it again in this century ever again. “Whatever” is over.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手帖

摘自蒋勋写的“手帖——南朝岁月”: “初月帖“里对方很关心王羲之,来信一定嘱咐叮咛了很多事,如”保重身体“”路上小心安全“等等,王羲之回信才会有”过嘱“——太让对方牵挂了,觉得不安,感谢。 “卿佳不”如同“你好吗” “何如帖”里“中冷无赖”是心中对一切都冷漠,提不起劲。“中冷”是心境荒凉,“无赖”是一切都没有意思。 “力不次”是王羲之书信常用的结尾,因为疲倦无力,不想说了。 王徽之“新月帖”里的 “食不”只是吃了吗?这样的询问。“吾牵老并顿,勿复,数日还” ”汝比自重” 大家多保重,照顾好自己。最后的“力不具” 不想一一多说了。 王羲之“远宦帖”里的“省别具”是看到周抚的信之后回复的起始语,表示信上的内容一一都知道了,省是知道,具是一件一件具全。周抚写信来,王家大大小小都问到了,所以王羲之回答说“足下小大问,为慰”。王羲之在“远宦帖”的最后结尾回答说“余粗平安,知足下情至”。 王羲之“寒切帖” “寒切,比各佳不”是冷极了,大家都好吗。 王羲之“执手帖”里的“足下各自爱”——千万要好好爱自己啊,“数惠告” 好几次收到信,有好朋友的关心安慰。后面结束在“临书怅然” 王羲之“雨快帖”里的“雨快”好痛快的雨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言慧珠

今天在看孟小冬的故事,又搜索到言慧珠,才知道过去两年她儿子打了场名誉官司,如果不是“伶人往事”这本书,我都不知道言慧珠这个人的存在,儿子四十年念念不忘母亲,纠结于过去难以自拔,读来实在让人难忘。联想起前几年周璇儿子的官司,文革折腾出多少事啊! http://blog.yam.com/yeungming/article/4074826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如何培育中国的Priceline模式?

http://www.traveldaily.cn/article/58681_1.html 桔子酒店的BLOG: 对去哪儿的一些剖析 http://blog.sina.com.cn/whenuknow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