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用GOOGLE写出道地英文

从图书馆借了本书,作点摘抄: 要用双引号框起来,GOOGLE才会寻找内容含指定字串及顺序相符的文章,否则很多介词会被略掉,如the,a,for,at,in,on等等 “driving force (该使用哪个介词?) this change”,在原本介词的位置加上星号的办法在GOOGLE查询,”driving force * this change”,很容易找到前十名中用的最多的介词是Behind 缩小搜寻范围:”consumption tax” site:japantimes.co.jp    GOOGLE只会搜索日本时报有关消费税的文章 “consumption tax” site:ac.uk     GOOGLE只会搜索指定的英国教育机构 查找字典没有收录的词语:Search: 中英 无话可说 把主词和动词圈起来,主词和动词的距离越近,动词形态就少错误,英文更简洁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漫谈中国的崛起

http://lt.cjdby.net/thread-1256602-1-1.html 《中国震撼》书中写道,张维为在瑞士开会,外国学者问他:中国什么时候才能民主?张维为反问:你的民主指什么?对方不耐烦地说:一人一票、多党轮替、市场经济。碰巧,我在国外也多次被人问这个问题。发问的不仅有外国人,还有在海外的中国人。      西方现行的这套制度,若往上追溯,可以追到古希腊和古罗马。但在长达一千年中世纪,这套制度连影子都看不见,所以不是延续的,只能遥追。若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算起,它发展了370年。真正形成是在二战以后的事。直到六十年代,瑞士妇女才获得选举权,马丁路德金还为了美国黑人权利而被杀死。所以,这个源远流长的“普世价值”,其实时间不长,油漆味还比较浓。某些同胞把它奉若圭臬,至高无上,这是不客观的。(当然,斥为狗屎也是不客观的。)      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体制框架,中国人都了解,我就不再细述了。老美到处在推行,还有精英高呼狂吼,你想不了解都不行啊。但是,许多人都这个体制有片面认识。比如有人认为,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其实不是这么简直。若我们有一个议案,把全社会5%的富人的钱拿来平分。如果一人一票表决,也许可以通过。但是,这个多数派决议不代表公平,也不代表正义,只会严重破坏社会生产力。实际上,美国更重法治,许多法案都是用来保护少数人不受多数人意志侵害的。      美国建国之初的几份重要文献,是确保这个国家两百年稳定发展的基石。我没有深入研究,只粗略看了两眼。我感觉,它主要的出发点,不是保障多数人利益,而是构建一种制度,来实现权力制衡,特别是给政府划定权力边界。有兴趣的兄弟姐妹,可以看林达写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四本)。该书的优点是可读性特强,缺点是对美国体制赞誉有余而批判不足。      仅管我有愤青倾向,还是必须事实求是承认:西方这套制度安排,在历史上第一次基本实现了社会权力制衡。在西方,虽然仍存在以市场、金融等手段的强取豪夺,但是,他们毕竟成功地抑制了官府的直接掠夺和横征暴敛,抑制了政府利益集团的无限膨胀。社会各阶层各群体拥有了相对稳固的权力边界,以保护边界以内的利益。弱势群体还可以通过投票等手段,充分表达利益诉求。正是这个原因,这个体制激发了人的创造力,推动了空前的技术进步和生产力发展,创造了近现代文明。看看我们身边大大小小的物件和产品,基本上都是创自西方。由中国、印度、伊斯兰三个文化区原创的东西少之又少。毛主席当年讲过,中国应当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请注意,主席讲的是“较大”,不是很大,不是重大,也不是更大。我觉得,这不是谦虚,这是实事求是。      西方这套体制,为什么能够在西方各国有效运行?能不能作为“普世”而放之四海?我认为,这套体制,是西方自身固有的历史因素、文化因素、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起码有以下必要条件。A,思想观念和文化传统。B,社会结构。C,生产力水平。D,公民素质。      其中,C、D两项条件比较容易具备。B项条件,不太容易,因为我分析过,中国、印度、伊斯兰以及黑非洲原来的传统社会结构,改变十分困难。目前改造社会结构比较成功的,只有中国、日本和四小龙。A项条件最难。即使在西方文化区内部,由于文化传统的差距,在东正教文化区和天主教文化区,这套制度的运行效果都大为不同。比如俄罗斯和拉美国家都实行了西式民主制度。但俄罗斯更接近于东方式的强势集权体制,所以有西方学者不承认俄罗斯是“民主国家”。拉丁美洲有民主而无法治,社会管理一塌糊涂。      在西方文化区以外的国家,其文化传统对于这套体制的不适应性就更大。下面我们分析几个代表性的国家。冷战时期,老美阵营为了对抗老苏,四处拉壮丁,不强求其政治体制。苏联解体后,老美独霸天下,开始强推所谓“民主”。军事上,有美军的霸权;经济上,有美元的霸权;文化上,有英语的霸权;政治上,就是奉行“普世”的霸权。倒要看看哪个小子敢不民主!这套制度在世界各地效果如何呢?来分别看一下各国的实践。      除了西方文化区外,最不失败的地方,恐怕就是东亚了。代表有日本、韩国、台湾。这里,从四个条件来看,B、C、D都没有问题。唯一有点问题的是A。这些国家,是中华文化区传统范围(或边缘)。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但二战后,在政府主导下,接受美国价值观念。冷战前沿,形势所迫,不接受也不行。日本崛起是在二十世纪初,当时日本处在军国主义集权统治之下。台湾、韩国起飞时,处于高度集权统治之下。台湾几十年一直维持戒严状态。这也说明,西方政治制度并不是经济起飞的必要条件。      经济起飞后,日韩台植入了西方制度,这套制度些水土不服。 “多元”带来的低效率、高成本比较明显,台湾岛内党争恶斗不止,日本首相换得像走马灯。“制衡”的效果不太理想,日本政坛腐败相当严重,暴出大量丑闻,直到九十年代以后才好转。韩国离任总统不是被抓,就是被查。有一个爷们有种,直接从山头上跳下去了。阿扁就不用说了。      仅管如此,跟亚洲其他“民主国家”一比,这三位还算是最不错的了。有一点要说明,就是日韩台不要妖魔化。比如台湾,虽然党争严重,但那是政客的事。整天上街挥旗喊口号的民众,也是民众中的少数。多数民众还是过自己的小日子。虽然体制的“制衡”效果不理想,特别是对高层,对阿扁全家一个也没制衡住。但政治势力的相互监督和攻击,加上媒体像狗仔一样盯防,毕竟产生了效果。就是社会各阶层拥有相对稳固的权力边界,利益一般不受侵犯和打扰。两个台湾人和一个大陆人先后对我讲过,他们的感觉是岛内普遍百姓生活比较安宁。综合观察,我认为在日韩台,西方这套体制虽然不理想,但是基本上达到了多元制衡的目的。可以打70分。      东亚国家中,有一个“先政治、后经济”推行美式制度的,就是菲律宾。菲律宾原来是一堆小国和部落,唯一值得一提的光辉历史是打死了麦哲伦。后来,西班牙人殖民统治三百年。1898年美国打跑西班牙,接管之。1946年独立。政治体制上,它是亚洲最像美国的国家。二战后,在东亚和东南亚各国中,除了日本,就是菲律宾经济的起点最高,被视为最有希望的明星国家。到八十年代初期,它还被视为中等收入国家。九十年代中期,人均收入是中国两倍。到去年,人均收入连中国一半都不到。我估计在东盟中,菲律宾下一步发展,连越南都干不过。在新加坡常见菲佣,这是国际品牌。菲律宾人信天主教,印尼人信回教,所以华人家庭更欢迎菲佣,虽然比印尼佣贵些。菲律宾发展失败的原因,除了南部摩洛族MSL分裂势力捣乱外,好像找不出其它客观原因。作为美国盟友,它的外部环境一直好得很。那只有主观原因了,就是它的制度有问题,严重水土不服。打30分吧。      印度、伊斯兰两个文化区,历史上被西方殖民统治过。但是,他们的传统宗教文化、传统思想观念、传统社会结构,没有因殖民而得到触动和改造。本质上还是个传统社会。在这些社会中,束缚发展、束缚进步的有形无形的东西太多。篇幅有限,我就不再细说了。有的中国人跑去转转,回来感慨文革选错地方了,如果到印度或者沙特去发动就对了。在这两个文化区,A、B、D三个条件都不对头。      印度独立后,采取英式政治制度,号称世界最大民主国家。九十年代以后,经济上转向市场经济。应该说,至此政治经济都西方化了。但是,印度的权力制衡没有实现。就连西方机构给出的评估,印度腐败指数都比中国还高。这套多元制衡的社会管理模式,在印度演变成多元无制衡模式。纵向的三权分立和多党轮替,横向联邦制,把印度行政权力肢解得七零八落,既无廉洁也无效率。我给印度打55分。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情况也差不多。伊斯兰文化区具有集权专制传统。现在的伊朗、沙特,以及被“革命”之前的伊拉克、埃及、阿富汗、利比亚,都是典型的一元无制衡模式。即使强行推进西式民主,以这些国家的思想观念、文化传统和社会结构,也不具备形成制衡的条件。所以,我的判断是:在西方指导下,在伊拉克、阿富汗、埃及、利比亚建立的新政府,不可能形成多元制衡模式。第一种可能是,又出现强势领导人,把多党制搞得名存实亡,实际上恢复一元无制衡。第二种可能是,倒退形成多元无制衡。我分析,埃及和伊拉克位于尼罗河谷、两河平原,市民和农民居多,社会整体性较强,出现第一种可能性较大。阿富汗和利比亚原为半农半牧区,地方部落势力强大,社会整体性较差,出现第二种可能性较大。这些国家尘埃未落定,预打50分。      伊斯兰文化区有一个国家实行西方制度,还算不错的,可打70分。就是土耳其。土国地跨欧亚,以欧洲发达国家自居。在文化上确实与亚洲其它国家有一些不同之处。该国西方制度,始于一战以后的特殊历史背景。当时曼斯曼帝国惨遭肢解,民族危亡空前严重,凯未尔领导资产阶段革命,废除帝制。      黑非洲情况最特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各国,目前仍然是部族社会。比如刚果(布),全国350万人,分属170个部族,讲N种语言。部族和部落联盟,是民族形成之前的社会状态。说穿了,这些国家的社会发展,大体处于中国三皇五帝那个阶段。如果没有外来文明打扰,可能再过上千年融合成民族。殖民势力把非洲拖进了现代社会,这种融合大大加快,原来需要上千年的,现在也许只要一百年就够了。但问题是,一百年也不短,你要给人家这个时间。      冷战结束后,欧美对非洲盟友翻脸不认,你不搞多党民主,我就削减援助。法国更绝,他在非洲有一大帮小弟,法国说了,不民主,一分钱不给。当时中国还没发展到狂买原料的阶段。不少非洲国家穷得扛不住,只有搞多党竞选。在现代民族尚未形成的部落社会中,这种党派竞选很容易引发冲突。冷战结束后,非洲有十几个国家陷入内战,贯穿整个九十年代,一直打到前几年才大致消停。据我认真研究认为,非洲的战火基本上不是扑灭的,而是把能烧的东西都烧光了,自己灭的。      若研究西方制度在非洲的实践,谁都不用看,看利比里亚就足够了。如果说菲律宾是全亚洲最像美国的,利比里亚就是全世界最像美国的。美国废奴运动兴起后,有些黑哥们想回老家。美国政府就帮助他们到利比里亚安家。1847年独立建国。这个国家,前身是美国殖民协会建的。宪法是美国人写的。重要政治条文是照抄美国的。政治制度是照搬美国的。前十几任总统都是从美国回来的。国旗也是星条旗,只是星条数目不同。许多地名也照搬美国,比如它也有个马里兰州。与美国关系铁得不能再铁,联合国表决从无二心。英法当年也给美国一个面子,十九世纪未列强瓜分非洲,利比里亚是硕果仅存的两个独立国家。就这么着,在美国亲切指导和大力支持下,该国发展了160年,2010年人均GDP为226美元,在世界18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到第180名。      原因也很简单,利比里亚要实行美国那套制度,ABCD四个条件一个都不具备。我都能看出来,为什么美国看不出来?这是真傻还是装傻?如果装傻,又为什么?利比里亚就摆在那里,可美国总统跑到非洲,仍然到处宣扬其“普世价值”,您好意思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中国汽车,令人难眠

一方面自主车企都在圈钱圈地搞副业不肯静下心来搞研发,另一方面发改委等政策制定部门早给国外买办买通。这要能发展好才见鬼了呢。像普桑/捷达还在卖完全就是政府部门不作为的表现,像这些车直接就得规定C-NCAP不到三星的不准卖,自然就退市http://auto.qq.com/a/20110911/000030_1.htm 看看上汽的2015国外生产和外销比例就知道了,“上汽的目标是到2015年,产销量达到600万辆,其中,80万辆在国外生产,520万辆在国内生产,内外销比例达13:2”。1个80万辆,1个13:2,说白了就是拿五菱和通用在印度合资组装低端车,然后转头骗国人年出口量已经如何如何 德国大众本部以前拿超计划的10%给管理层分红,零部件厂有30%?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前有一汽猪可疯耐住寂寞20年,后有上汽卖不出国外就已经想着管理层分红了,怪不得我们跟棒子汽车越差越远南棒现代76年第一辆车下线,35年后的今天已经是世界前五。我们就不提一汽58年的汽车下线了,从上汽85年的桑塔纳下线,30年后的2015年就这个水准。中国汽车简直就是部耻辱史 http://www.ln.xinhuanet.com/qichepd/2011-06/03/content_22932469.htm 看到上汽提及大排量发动机和FEV合作,不由去查了下FEV是干什么的,结果发现:华晨的1.5T原来也是德国人设计的,怪不得最近自主车企1.5T出现集体井喷http://www.my.gov.cn/MYGOV/147211412819673088/20100628/505821.html 1931年汤仲明制成中国第一部木炭汽车 中国自己制造的第一辆小轿车:东风牌小轿车 第一辆红旗牌小轿车是用群众运动开庙会的形式,让全厂的能工巧匠来抢图试制,一起把这辆轿车敲出来的 也曾迎过尼克松 华晨中华在德国ADAC汽车俱乐部的撞击试验 当年吉利就是拆了李书福的奔驰开始试制走出第一步的 一步步的测绘仿制 新怡工业设计的李培新两次获得米其林汽车设计大奖 http://www.nlpxdesign.com/ 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 美国利用废弃集装箱建成的太阳能汽车充电站 波音787的飞机舷窗确实大好多 商务舱座位 大量复合材料 波音总部里可以选择不同的787座舱布置体验效果 拉弓把无人机弹出去 回收无人机的方式也很特别,靠拦阻索拦下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军事外交 大跃进时的中国 美军在阿富汗的腐败生活

最近看的一个TG军事外交的片子 希望能多派人出去学习 出国参加军演不是原来想像的那么简单的,还要事先签好法律条文 第一次看到TG引进苏-27的照片 巴基斯坦洪灾救灾 第一次知道TG最近还派过医疗船去东非搞医疗 看CCAV二炮导弹旅演练,两个旅长似乎都是上海人,不过如果旅长都到要教训到反卫星伪装隐蔽不要选择公路/要拉开车距 ,战士要有肉有鱼吃3天洗一次澡这种事情,这个部队战斗力堪忧 TG二炮的伪装 发射车出问题,马上转移到备用发射车 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车就那么灵活的转弯 NHK拍的周恩来记录片,记载了大跃进时代的疯狂 通过田间亮灯增加日照时间来增加亩产 国家总理细到连粮食调拨也要自己算,工作方法确实有问题 毁了多少文物啊 中国人各自山头林立从文革就可以看出 北京早有良好规划,可惜毁在TG之手 当年的报纸什么比现在强多了 大跃进饥荒导致的: 那时每场电影前还放映这个 知道霉菌的军费用在哪了吧,因为这些东东全部被带到了阿富汗 霉菌阿战用来防路边炸弹的东东,都是拿钱堆出来换人命的少伤亡 通过这样的办法给可疑物画出位置 六四时香港人印点文化衫,出点手表,发点小财 为何禁鱼翅而提倡吃海豹,反映了选票政治中的游戏规则,那就是牺牲一部分人的次要利益,迎合一部分激烈选民的主要利益。以前是魁北克人以闹独立作为要挟,逼迫联邦政府给与各种优惠。现在是同性恋组织,吸大麻者组织在争取合法地位。加拿大本来是一个宽容和多元化的国度。但是这些激烈选民已经开始损害“沉默大多数“的利益。例如,同性恋组织要求重新制定法律中婚姻的定义,在教科书和课堂上为”同性恋“正名。吸大麻权益组织要求吸食大麻合法化。在温哥华,为了保护瘾君子的健康,甚至由纳税人出钱开设了注射屋。加拿大选票政治的结果,是”可以吸大麻不可以吃鱼翅“,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为了讨好坏孩子而牺牲好孩子。 环保组织表面上理想崇高,其实也有自身的利益,为了筹款,需要做政治秀。市政府的一些政客一拍即合,把本来属于联邦政府范畴的事也管了,拿华人餐馆卖鱼翅的事情开刀,损害的是每一个消费者吃鱼翅的自由。 西方经济学当中的公共选择学派,对选票政治有着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简单的说,激烈的少数派团结起来去争取自己的主要利益,要比分散的多数人维护自己的次要利益更容易成功。结果就是每个群体都向政府伸手,政客们拿全体纳税人的钱换取这些少数群体的选票。社会福利越发越多,政府机构越来越大。世上没有免费午餐,政府入不敷出,负债累累,最终面临破产。希腊是西方民主的发源地,也是选票政治走向破产的活榜样。 环保是一个长远的动态的目标,更需要兼顾现实生活中的就业和消费。加拿大渔业部在这方面很有经验,通过限制捕猎的时间,数量,种类和大小,人工繁殖鱼苗等等,达到合理利用渔业资源和可持续发展。政客们不需要一刀切地禁止鱼翅。加拿大现有的法律制度和海关部门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鲨鱼的进口数量。 最后建议华商会把鱼翅和海豹问题挂钩,要求联邦政府对华人社区和原住民社区一视同仁,承认鲨鱼业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实行鲨鱼进口配额制而非把鱼翅当成毒品来禁止。同时要以此为鉴,呼吁更多的华人参加各级政府选举的投票,不然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美食文化会被“民主产生的议会 “所剥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书法

图书馆借了本《书家列传》,记下了些以前不知道的书法家及喜欢的帖子。 欧阳询《张翰思鲈帖》 颜真卿《多宝佛塔感应碑》 柳公权《神策军碑》 流传至今仅存的三件唐代诗人墨迹: 杜牧《张好好诗》 李白《上阳台》,这是我们今天唯一能够看到的李白真迹。据宋《宣和画谱》记载,宋廷内府收藏有李白行书《太华峰》《乘兴贴》二种,草书《岁时文》《詠酒诗》《醉中帖》三种。不由再次梦回宋朝 从来不知道贺知章的草书这么有名,流传至今的只有《孝经》,《宣和画谱》记载的有十几种《千字文》《洛神赋》《胡桃帖》《上日帖》等等 明解缙《自书诗卷》 文征明七言律诗四首行草书卷 明张瑞图行草杜甫诗卷 清金农漆书五言联 清邓石如《赠锦堂先生隶书七言联》 清王文治 清杨守敬 清梁启超 清吴昌硕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