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高铁真的大跃进了吗?

  看着那幅高速铁路网0520的图,实在让人心酸。建国都62年了,像广东汕尾 普宁等等 还未通铁路还得等1-2年。建国60年时我的家乡福建莆田还没通铁路。天天笑北棒穷,比比北棒30年前的铁路网吧! 说高铁大跃进的人,真应该看看建国60周年时全国还有多少县市未通铁路,占总人口的多少,这里面又有多少是人口50万以上的城市,更不用说回到2005年了。铁路欠了多少债啊 看看FT中文网这个日本人加藤嘉一写的这一段,一个在华日本人都意识到的事情,我们却在反其道而行之,这不是犯罪是什么? 据民航内部人士透露,中国民航的主要利润都来自于北京、上海和广州的航班,只有这三个大城市才能保证稳定的大客流,可以不打折地卖机票。但北京到上海和广州在下半年就要通高铁了,其运量远远高于飞机。尽管各种调查都显示旅客普遍认为高铁票价太贵,但这是人之常情。如果在飞机上进行同样的调查,乘客也不可能不要求降价。问题是,当旅客被迫选择其一的时候,高铁的舒适性和表面上的安全感都优于飞机,而且又不像中国民航一样总是晚点。航空公司要想留住乘客,只能靠价格战。 无论结果如何,民航的利润必然大幅下降,这将削弱几大航空公司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据高盛公司的预测,今年中国民航业的利润可能会下降20%到25%。而在民航背后,继续受到冲击的还会有机场、航空制造业等。尤其是中国自行研制并给予厚望的“C919”大型客机,很可能刚一面世就会遇到市场饱和的不利局面。 总而言之,高铁的问题不是竞争力不强,而恰恰是太强了。 所以,我认为高铁的降速,和同时出台的购票实名制一样,都是对竞争力的人为限制。现在的中国高铁是世界上买票最不方便的交通工具,它既不像普通的火车票一样可以随处买,也不像飞机票一样可以在网上订购。如前所述,尤其是像我这样没有中国身份证的人,必须先到火车站排队买票,然后再拿着车票排队上车,非常容易误点。而降速则使高铁在与飞机、普通火车的比较中,变得更像后者而不是前者,这样挤压的就是铁道部自己的市场,给航空公司留下了调整的时间。几年之后,等市场适应过来,高铁的时速将恢复到350公里,甚至发挥出潜力,变得更快。虽然听起来有点疯狂,但实验表明,在京沪高铁上即使以时速430公里行驶,也比目前日本新干线时速320公里的列车更稳定、更安全。 在高铁问题上,不能不说中国舆论看得有点近。2008年通车的京津城际铁路,在建成之初客流非常少,第一年就亏损了7亿元,引发了社会上对高铁经济前景的严重担忧。在这种舆论环境下,铁道系统关注更多的是如何增加高铁的客流,他们甚至开始为普通的火车头安装了高铁的信号装置,准备迫不得已时把高铁当成普通铁路使用。但情况正在变化:京津城际的亏损主要是新建的火车站交通不方便造成的,一年后北京地铁4号线建成,京津城际很快停止了亏损,未来还将随着天津地铁的通车而转为大幅盈利。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变化很少有人关注,很多人仍然认为高铁都是亏损的。 相比之下,大机构投资者的眼光就要远一些。铁道部的建设贷款里有很多社保基金和地方政府的投资,还有像企业发行的专门债券,有的债券年息居然只有6%,只比通货膨胀的速度略快一点。据传说,甚至有人涉嫌向刘志军行贿以求贷款给铁道部。这样的态度差别,只能说明大投资者看到的中国跟老百姓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而他们看的可能更准。他们对中国高铁的信心并未因刘志军的落马和高铁降速而受到打击。如果想继续建高铁,仍然可以用很低的利率从机构手中借到巨款。 中国有必要继续建高铁吗? 更长远地看,高铁的战略前景值得看好。毕竟它是唯一用电而不用石油的交通工具。电力可以用很多方法生产,未来的成本肯定更低。而石油储量有限,用完后不可能再有,民航和汽车业最终肯定会陷入大萧条。中国用高铁和电气化的货运铁路代替了飞机、汽车甚至海运,不仅对自己有很大好处,也有利于整个世界的经济。现在虽然其他行业遭到了压力,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社会变革正在增加政府获取土地的成本。在变得像日本一样没法征地之前,抓紧时间继续修建高铁将是明智的选择。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海南

看了中央台的印象海南,作点记录 去西沙群岛要向海南省西南中沙群岛开发建设总公司递申请 印象 海南岛,在面朝大海半开放型的海胆型演出剧场表演 海南保亭县黎族 黎锦堪称中国纺织史上的“活化石”,历史已经超过3000年,是中国最早的棉纺织品。 黎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因此用图画记录历史 清代的琼中海黎图,体现了黎族的船型屋 黎族姑娘采摘天然植物作颜料 在一个扎线架上编好经线,然后用纱线在经线上扎结,染色后拆去纱线,即出现蓝地白花的图案,再织进彩色纬线。 龙被,也称崖州被,中国黎族纺织品(也称黎族织被)中的一种,是黎族在纺、织、染、绣四大工艺过程中难度最大、文化品位最高、技术最高的织锦工艺美术品,历史上是上贡中央王朝的珍品。 黎医杨丽娜整理黎药秘方 用“见血封喉”树加工树皮衣, 用一根木棒来拍打树干,然后在树皮上自上而下拉出一道口子,树皮立刻轻而易举地被剥离下来,然后水浸十数天后加工 位于海南博鳌的玉带滩,是一条自然形成的地形狭长的沙沙滩半岛,外侧南海烟波浩淼一望无际,内侧万泉河/沙美内海湖光山色 位于海南省琼海市博鳌镇莫村的蔡家大宅,被誉为“海南侨乡第一宅” 印尼归侨郑文泰斥资1亿建造的海南兴隆华侨农场“热带花园” 南山海上观音 金玉观世音,花了1个多亿建造 南山不老松学名“龙血树” 文笔峰是道教南宗五祖“道教宗师第一文笔”白玉蟾最终归隐飞升之地 儋州千年古盐田, 有1000多个形态各异的砚式石盐槽密布海滩。 儋州石林 儋州石水花洞, 洞里还有国宝级奇品——卷曲石 霸王岭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海南岛昌江黎族自治县,是濒危的黑冠长臂猿生息的地方 绞杀树 榕树树根绞杀石头 板根现象 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是我国现存面积最大、保存最好的热带原始雨林区 南湾猴岛位于海南省陵水县南湾半岛上, 是我国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岛屿型猕猴自然保护区 只有猴王可以竖着尾巴 去南湾半岛疍家人的渔排吃海鲜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