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燕窝

刚刚得知乔布斯走了,就用他一个演讲的结束语纪念他给我们带来的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吧: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今晚第一次看Steve 2007年发布Iphone的Keynote,很得意地告诉大家这是已经准备2年半的革命性产品,像得意的小孩演示各项功能,第一次演示选歌时屏幕可以上下滑动时场内一片惊呼声,还有第一次演示照片的多指触控放大缩小,我也第一次知道了Iphone的三方通话只要轻轻一按这么简单,Visual Voicemail原来这么方便,许多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事情那时是多么地让人惊奇,真得感谢他。打开Widgets 在那时 Apple 的 Stock才80多块,请来的嘉宾中Yahoo的杨致远演讲太快而且显得紧张,Steve 认为 4GB 的Ipod Nano要$199,当时的智能手机二年合同签约价要$299,Iphone二者合一因此定了个4GB Iphone $499的价格没想到上市不久就得将4GB停产及8GB从$599降到$399,他睿智地看到了2006年全世界手机市场有9.57亿台远远大于游戏机/数码相机/电脑台数的总和,他的目标是2008年拿到1%就是1000万台。 前些日子看霍英东回忆录,提及70年代回乡时住北京最高级的酒店北京饭店,洗水间的浴缸竟然没有活塞,想找暖水瓶盖来塞住但那时酒店也没有暖水瓶,只好用毛巾塞住。想喝啤酒,但所有的饭店都没有雪柜。澳门到广州全程10个小时,沿途没有饭店,只有中山石岐有一间华侨宾馆可以在那里吃饭。每年广交会几千人一起来广州结果所有吃的 用的 用水 用电以及酒楼宾馆都要做计划申报中央,由中央调配供应,可见供应制就是导致物品越来越缺乏 虽是30年以前,让现在的人听起来听起来恍如隔世,真得庆幸生活在新时代了 他那时搞了中山温泉宾馆及高尔夫球场,广州白天鹅宾馆。而且白天鹅开放给群众让他们自由参观,说可以看一些新事物,增强每个中国人对自己和国家前途的信心。先有人气,然后才有财气。很有远见。 这节目的嘉宾吳鴻森最近刚刚成立大栈 (原先在香港最大的燕窝零售商盞記做,刚刚卖掉股份出走http://www.nest1964.com/) 采洞燕真的是博命 多数还是屋燕 要清掉这些毛杂物也是很费功夫的 这个即食燕窝每瓶都称重给足分量,得记住这个新加坡的牌子 燕窝产地就这么些地方 用扩音器仿燕子的声音来吸引燕子进燕屋 这是另一个燕窝纪录片 安慰 树带来虫子,引来燕子 要正好让燕子飞进来,却不可让老鹰等飞进来 降温用 弄些燕粪过来 为了去除三角盏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大庆

大庆油田的油岩芯标本 大庆油田的第一口产油井 王进喜纪念馆 大庆龙凤湿地 人工搭建的鸟巢   看了CCAV的六集藏南行,发现TB的后勤是非常差的 野营要扛着这个6斤的盆子走四公里去取水,记得以前直升机地勤后勤装备中看到过有水袋的啊 这作训服和鞋肯定是不防雨的(TB没有防雨的作训服和鞋吗?),而雨衣又闷热又容易勾住树杈没有战士愿意穿 老说防弹服几年就失效,可是平时演练不穿战时加了这几公斤高原上你还走得动吗? MD士兵装备的 Extended Cold Weather Clothing System,12件套衣服和20多件鞋帽手套等物品,专门为高寒,高湿,大风环境设计,具有防水,防风,保暖,透气和速干等功能。经过在阿拉斯加的长期测试, 如今已经进化到第三代了. http://en.wikipedia.org/wiki/Extended_Cold_Weather_Clothing_System 没电了冰柜不能用只能这样冻猪肉,挂在小溪旁可以扛个四五天 断电了,没有应急灯,只能自制煤油灯 军事频道的女记者到了这个偏僻驻地,据说交通太恶劣她是有史以来第三个女性来访 没有干衣机,只能这样晾干衣服,还一拨人围在里面取暖 这个拉萨和林芝之间的兵站交通尚可,但还专门派个人专职一天劈一两车柴取暖,不用煤?也不觉得人力浪费 TB的特战技能训练   看了台湾中天台拍的《最後島嶼》 小岛受制于人的悲哀,给美国人命令国军不能打大陆,只好变相组织沿海游击队 丢钱给渔民,结果渔民回到大陆后反被盘问,害了不少人 不用说上甘岭啦,TG打一江山岛时不到8个中正纪念堂面积轰了81309枚炮弹 大陈全岛居民数万人撤到台湾,仅数位老人不愿离去留在岛上 这就是阎锡山给“太原500完人”准备的 二战时日本疯狂地在国内搜刮铁器,和中国大跃进时的疯癫没什么区别 装怀孕的人也很多 吃神户牛要看着这几个牌子进去 牛的户口一清二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天宫一号

内部实验舱空间约7平方米,3人生活20天左右也够挤的 从上至下依次打开 现在有了天链一号,可以远程传输上升途中画面 整流罩分离 航天确实是个费钱项目,这么多测控站小国是搞不起的 远望号就靠这个保存青菜 另外自己种绿叶菜 远望号到印尼海域时与印尼登船引导员见面 这是个远洋船特点 从居住低舱位往外看真是惊心动魄 亚丁湾护航的就靠这个练靶 船上进行的打结比赛 这个国庆给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安排的不好,胡小步往前走很是搞笑 几天前的翼伞飞越天门洞 阎锡山五堂妹阎慧卿在1949年太原城破时服毒自尽,死前命卫士浇汽油焚尸(为尸体不与共党相见)。自尽前夕,据说梁化之代笔写下了“阎慧卿致阎锡山的绝命电”,这封电报经吴绍之润色后由机要处拍发给时在上海的阎锡山。绝命电说:“连日炮声如雷,震耳欲聋。弹飞似雨,骇魄惊心。屋外烟焰弥漫,一片火海;室内昏黑死寂,万念俱灰。大势已去,巷战不支。徐端(注:特警处代处长)赴难,敦厚殉城。军民千万,浴血街头。同仁五百(太原五百完人),成仁火中。妹虽女流,死志已决。目睹玉碎,岂敢瓦全?生既未能挽国家狂澜于万一,死后当遵命尸首不与匪共见。临电依依,不尽所言!今生已矣,一别永诀。来生再见,愿非虚幻。妹今发电之刻尚在人间,大哥阅电之时已成隔世!前楼火起,后山崩颓。死在眉睫,心转平安。嗟乎,果上苍之有召耶?痛哉!抑列祖之矜悯耶?”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平泉辽三彩 辽代大长公主墓石棺

现在河北省平泉县博物馆 三彩中的三是多的意思,不表示只有三个颜色 辽三彩的三个主要色彩 钴蓝的主要原料在南方,因此辽三彩没有象唐三彩一样有蓝彩呢 辽三彩没有明器的主要原因是辽代贵族陪葬以金银器为主 平泉县有这么多辽代墓葬的原因   大长公主是辽代萧太后的长女 只可惜这个墓也是给盗过的,上盖一大窟窿 起初辽代多以火葬为主,骨灰放陶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