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朝鲜人民军

  笑话:金:胡哥,我要爆原子弹了胡:什么时候?金:10胡:10年之后?10个月之后?10天之后?金:9。    8。    7。。。。。。。胡:你妈逼的 看到一个帖子,说的是英国记者采访,说朝鲜是流氓国家,证据是朝鲜很穷。我说,让全世界封锁你们英国三个月试试,看看那时是朝鲜穷还是你们穷?朝鲜的困难是谁造成的?没有伟大的领袖和劳动党,没有强大的人民军,没有宁死不屈的民族骨气和奋发忘我的劳动热情,早都死绝了。有些中国人,整天嘲笑朝鲜,崇拜韩国,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嫌贫爱富心理。 从下面这两个帖子可以看出朝鲜人民军还是很有战功,值得吹吹的。比如大田战役抓获美军24师师长迪安等。我也第一次知道了是朝鲜人民军打的“伤心岭”战役和志愿军打的上甘岭战役不是一回事。可见中朝两国的历史教育都是各自挑想讲的讲。 揭秘朝鲜战争中的朝鲜人民军 : 相当于四野二流 http://club.xilu.com/emas/msgview-821955-4695374.html http://sidalin.blog.hexun.com/51943184_d.html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梁思成林徽因-2

这个是给八国联军毁的 这个建成于1025年的辽构,是1947年给无知的中共县长毁掉的,2007年我们仅用了2年就重建完毕,质量可想而知。 网上看“八大辽构”,找到两种说法,都摘录在此 1. 独乐寺山门 辽圣宗统和二年 984年天津蓟县   2. 独乐寺观音阁 辽圣宗统和二年 984年天津蓟县   3. 奉国寺大雄宝殿 辽开泰九年 1020年辽宁义县   4. 华严寺薄伽教藏殿 辽重熙七年 1038年山西大同  5. 佛宫寺释伽塔 辽清宁二年 1056年山西应县   6. 阁院寺文殊殿 有争议。一说为公元966年,一说为辽中晚期。河北涞源   7. 善化寺大雄宝殿 辽代,具体时间不祥。 山西大同  8. 开善寺大殿 辽代,具体时间不祥。 河北高碑店 山西应县木塔,山西大同华严寺和善化寺,天津蓟县独乐寺,天津宝坻广济寺,河北高碑店开善寺,河北涞源县阁院寺文殊殿,吉林农安黄龙塔,辽宁义县奉国寺。     1935年,北平成立旧都文物整理委员会,对北平城一大批古建筑开始维修。数十年后的新政府却把这些城楼一一拆光。 建于公元857年唐代大中年间的五台山佛光寺 全国只有4处保存较为完整的唐代木构建筑——山西五台山南禅寺、佛光寺、芮城广仁王庙、平顺天台庵,它们都奇迹般地存于山西省境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梁思成林徽因

看完这八集记录片,追忆逝去的风华 照片四周,林徽因父亲林长民细细描绘每个孩子的音容笑貌 保存在梁家的林长民日记,日记本后面林徽因把童年时候父亲写给自己的信贴在上面 清华学堂的1923届学生毕业同学册(竟是英文的) 徐志摩 林徽因 泰戈尔和徐志摩 宾大建筑系保有的梁思成成绩单 宾大档案馆林徽因的档案中,美术系注册入校的林徽因成为建筑系学生的助教(当时建筑系不收女生) 档案中还收藏有1926年当地蒙大拿报对她的访问 林徽因宾大美术系毕业照 宾大博物馆的昭陵六骏 林徽因在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学习舞台布景艺术 梁思成宾大学习期间写信给梁启超抱怨终日伏案绘图,怕日后成为一个只知绘图的匠人。梁启超回信写道 孟子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凡学校所教与所学总不外规矩方面的事,若巧则要离了学校方能发现。我一生学问得力专在此一点,我盼望你们都能应用我这点精神。 1928年梁思成赴沈阳创办东北大学建筑系。那时的东北大学设立文 理 法 工 农学 教育 六院,由张学良鼎力支持,在海内外高薪延聘著名学者任教,办校规模成为全中国之最。   当时中国南北两个著名的建筑工程事务所均由留美学生创办,华盖建筑事务所和基泰工程司 1919年,朱启钤在南京江南图书馆发现了宋代李诫的《营造法式》手抄本。他曾兼代国务总理,也是中国营造学社的创办人。民国时期,他曾亲自主持京城的改造,如改建正阳门、修建环城铁路、开放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等。 日本建筑学之父伊东忠太考察中国建筑时做的笔记 二十世纪头三十年日本建筑史学家足迹几乎遍及中国全境 日本东京大学建筑学系档案馆收藏大量上世纪初日本学者在中国进行古建筑考察的资料 伊东忠太向中国营造学社建议,由于传统的中国学术方法中没有考古学/田野调查,没有掌握专业摄影及测绘技术的人员。因此研究过程中获得第一手资料的实地考察工作,由日本学者完成。中国学者承担古代文献的梳理工作。这些话极大地刺激了梁思成。 日本学者宣称中国境内保存最早之木建筑是辽代的,即公元1038年建成的大同华严寺薄伽教藏殿。 1932年春天,中国营造学社第一次野外古建考察就发现了河北蓟县独乐寺,重建于辽代统和二年即公元987年,距离唐朝覆亡仅仅77年。同时很多东西在宋代《营造法式》上见过,比如侧角/生起/斗拱,但在梁思成调查清代故宫时弄不明白,独乐寺反映了唐宋建筑的形制,很多看不懂的通过这个调查弄明白了,因此梁思成特别兴奋。 可惜的是今天独乐寺为了保护木结构建筑,严禁香火。因此没有香客,再加上几十元的门票阻挡,甚至当地人都没几个进去过。   费家现在保留着的1934年梁林与费正清夫妇一起去山西南部考察的剪贴本 林徽因1935年给费慰梅的信,提到赠给他们的红色皮箱已经跟随林家68年,现在要飘洋过海去到你的身边,度过她以后的日子,直到有朝一日成为一件古董 红色皮箱里是赠送给费正清夫妇的衣服 那时的林徽因还给大公报写稿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华南虎

  每次都要很痛心地看完这些。讽刺的是这几年之间,因为退耕还林等政策的实施,生态在逐渐恢复,但是这种恢复却是失衡的,枪支管制愈发严苛以及老猎人的故去,偶然出现的云豹、野猪已经缺少足够的天敌,走向疯狂。但是食物链上层的华南虎却没了。而动物园里近亲交配的华南虎种群衰退,估计根本敌不过野猪。再加上城市化及不断修建的公路截断了华南虎的迁移路线,如何能够有指望生存下来? http://news.sina.com.cn/z/chinesetiger2010/index.shtml http://www.feline-china.com/htm/tiger/htm/story/story060615.htm 从1952年开始,湖南全境爆发饿虎之灾。十年中,有近两千湖南人惨落虎口,家畜损失更是以万计。在这场牵动全省的虎患灾害中,最骇人听闻的是,1957年发生在雪峰山脚的湖南通道县大高坪乡高坪村,发生百虎围村的事件。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出现这样大规模的群虎聚集,历史上绝对是闻所未闻的,更何况“人有三分怕虎,虎有七分怕人”,这么多老虎冲进村子,将牲畜洗劫一空,这在历史上也没有相似的记载。 这场“虎患”的真正原因。后来人们推断,是生态链的破坏导致了饿虎下山。首先上个世纪50年代,湖南的土地改革方兴未艾,农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土地,对省内连绵不绝的野岭荒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开垦,导致了野猪、水鹿等动物的觅食地减少,不得不与农民争夺庄稼。人为的征服遭到自然无情的报复。农民的耕地增加了,野生动物的空间却被压缩了,无处栖身的野生动物只得与人类争夺生存空间。一时间,被撵得四处游荡的山牛、野猪闯入农田吃秧吃苗,农民的田地被这些入侵者祸害得没了收成。针对山牛野猪为祸庄稼的现状,当时的中南军政委员会发出指令,号召各地猎手上山捕兽,打死野猪奖谷一斗,打死山牛奖谷二斗。就这样,森林生态链被人类活活撕断,两年后,饿虎出山了。 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鼓励捕猎政策,是迫使虎群迁徙汇聚、寻找食物来源,进而接触到人畜的根本原因之一。也正是因为当地猎人打山牛、野猪的表现太出色,结果饿虎出山,一场人虎之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当时湘南的“虎患”之所以最为突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建国初期的湘西在进行剿匪战役。持续不断的枪声和炮声使得湘西的华南虎向湘南转移 在建国初期,有超过四千只华南虎生活在南中国的山林里,之后,随着猎杀高潮的到来,湖南省在1952-1953年猎杀了170只华南虎;江西省在1955-1956年猎杀了171只;福建省在1955-1964年猎杀了334只。这三个省份由此成为当年猎杀华南虎最多的省份。1956年全国收购虎皮1750张,当时活跃在福建北部山区的刀霞打猎队因打了170多只老虎而受到政府嘉奖。 湖南打虎纪录   1952年开始,湖南各地陆续成立猎虎队一千多支。   据不完全统计,10年间湖南猎杀华南虎647只。   1963年之后,湖南再没有老虎伤人的消息。   1964年,湖南最后一支打虎队解散。   1976年,新化奉家山林场职工抓到最后一只华南虎。   1986年11月6日,湖南安仁县一只华南虎幼虎被夹子捕获,因伤势过重,15天后死亡。这是国家林业局的资料中,最后一次接到野生华南虎的报告。   1957年至1963年,贵阳黔灵公园动物园从省内的铜仁、威宁、毕节、清镇和长顺等地共收购了野生华南虎10只。 曾经有一个农民带了两只华南虎崽从清镇赶到贵阳,卖给黔灵公园动物园。一只小虎崽用竹篮子装着,另一只虎崽“有三、四十斤”,脖子上系了绳子,“像猫一样牵着来”。 当时,华南虎的收购价格极其低廉。根据虎崽的大小,从50元到100元不等。 可见那时华南虎随处可见,不被当成保护动物重视。更可惜的是,根本没人重视人工繁殖,造成现在全国动物园里的华南虎近亲繁殖。 更让我震惊的是80年代还有那么多条捕杀华南虎的消息,可见我们自己的工作做的有多差!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野生华南虎终于和我们说再见了! 仅仅在湖南,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就连连出现了多条捕杀华南虎的报道。   先是在1984年5月15日,湖南安化县木孔乡柘木村王吕生等12名民兵发现了一头母虎带着三只幼虎,在民兵们的围攻下,母虎被迫叼着一只小虎逃走,甩下两只小虎就擒。(1984年6月12日,《北京晚报》)   接着,1986年10月19日,一只重24公斤的小华南虎,在湖南安仁县的山沟里被诱捕野猪的夹子捕获,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10月21日死亡。   在湖北、福建、广东、江西、广东等多个省份,也都纷纷传来华南虎被捕杀的消息。比如,1986年5月27日《中国环境报》报道,近年来,福建永安山区不少农民只图眼前利益,捕猎贩卖珍禽异兽,情况十分严重。永安青水乡丰田洋村的村民,“近一两年就猎杀虎1只,幼豹6只、黑熊10多头。”   1986年7月10日,有简报上说:我国特有珍稀动物华南虎,因缺乏有效保护措施,连遭捕杀,此种情况如果继续下去,华南虎将在世界上消失。仅以湖北为例,在近一年多时间内,共发生捕杀华南虎事件7起,被捕杀的成年虎和幼虎共计11只。 从1989年起,华南虎终于等来了“有效保护”,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华南虎正式被以法律的形式,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然而,捕杀和偷猎华南虎的事情仍在继续。1990年湖南省林业厅发布的《关于非法捕杀、收购、倒卖珍稀野生动物情况的通报》就提到:“1989年以来,临湘县药材公司非法收购3只虎骨,11只豹骨。”1983年在湖北省恩施市百户湾林场发现并捕捉到一只华南虎幼虎以来的24年间,尽管各级政府和林业部门多次组织开展野生华南虎调查工作,均没有获得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利用Windows live writer 编辑 WordPress里已发布的文章

  点击”Home”左边的键,再点“Open recent post” 选择自己的博客空间,然后就可以选以前发布的文章编辑了。 如何备份Wordpress的Blog My Blog-Site Stats-Tools-Export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金日成与老一代中国领导人的亲密交往+金正日83年访问中国记录片

  1961年,周恩来非常擅长这套,与金日成礼让谁先上火车 1970年周恩来文革开始后第一次回访朝鲜,那时金已经由毛头小伙变得有领袖派头了 1982年邓小平访问朝鲜,在火车站与尚显拘谨的金二代握手 邓小平给金日成夹菜 邓小平与金日成的拥抱比起胡和金二代的拥抱显得自然亲切得多 90年的江只能在旁边陪酒 91年10月苏联东欧剧变后最后一次碰面商讨对策。互相携扶的老人,让人无限感概。以照片中两人的对比突然感觉金也许确实给庸医害死早了 83年金正日第一次访问中国,胡耀邦等亲自去北京迎接。那时每个火车站都组织上千人敲锣打鼓迎接欢送,对比现在确实差很远了 欢迎宴会上胡耀邦风格确实比较独特 金家到中国晚上必安排看文艺演出,这是当年彭丽媛为他们演唱的场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时候,金二该向彭国母请安了。 那时的关系从亲密拉手就可以看出。胡耀邦还陪同金正日坐火车去了青岛视察北海舰队及去了南京 在南京长江大桥上 还去了杭州西湖,参观炒茶及拜访农家 坐船畅游黄埔江,码头也是大组织迎接 革命小辈上门拜访邓大姐 邓小平率领叶剑英/彭真/习仲勋/王震/杨尚昆等老人与他会面,还设宴招待。可谓十分给面子 胡耀邦在临别宴会上不知挥拳在讲啥,看来他确实比较冲动型。并到火车站送别。金正日也把故宫兜了一遍,各地领导还都有送礼,可谓满载而归。   再看看2010.10.10庆祝朝鲜劳动党创建65周年的阅兵式的金二代及金三代,周永康后面的女翻译可谓大饱眼福,全程看完阅兵。不过后来看了过去几年金二代到访中国时,中国各级领导人似乎都是用这位女翻译。 修的很象天安门,要的就是万众朝拜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日本战后赔款

  今天看了NHK拍的日韩 建交之路纪录片,才知道一九六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日韓基本關係條約」Treaty on Basic Relations between Japan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 有这么个文字游戏 Article II It is confirmed that all treaties or agreements concluded between the Empire of Japan and the Empire of Korea on or before August 22, 191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