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8

舟山防疫,很黄很强大

  http://blog.dwnews.com/?p=44545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知道有个维稳办吗?

  看网络上有人建议一失业人士去找维稳办,第一次知道有这个部门。以下是深圳市委书记与中央维稳办调研组的座谈发言: “发展是第一要务,稳定是第一责任”,深圳市委市政府认为,党委政府必须认真处理好“第一要务”和“第一责任”的关系。当“第一要务”与“第一责任”发生冲突时,处理社会矛盾、做好维稳工作就是当务之急,要先把“第一责任”履行好,把当务之急解决好。可以说,能不能抓好维稳工作,体现了各级领导干部的“第一水平”。而尽到了“第一责任”,必然能促进“第一要务”,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良性循环。 也就是说共产党的天下是第一要素,领导的发言水平高啊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信我者得分享 * 分享JR PASS的志工老吳

  http://tw.myblog.yahoo.com/old_wu_share   JR pass是讓日本旅行交通上更方便的票卷,有許多種選擇。可以上網看看有繁體中文版 http://www.japanrailpass.net/

Posted in 游乐 | Leave a comment

加拿大人可怜的电视节目选择权

  可怜的加拿大人,连看HBO的权力也没有。   80年代,美国人在享受HBO却与加拿大人无缘,因为要所谓的保护加拿大文化。从90年代初有了卫星电视开始,加拿大人开始通过 登记成美国的DIRECT TV/DISHNET 卫星电视用户 来接收HBO。有趣的是这段:In 1995, Keith Spicer, the head of the Canadian Radio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CRTC) was interviewed by CBC television personality Pamela Wallin and was asked i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ould implement laws prohibit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不是阳澄湖蟹好,此生何必住苏州

  以下这一段网络摘抄:   民国早年的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是个嗜蟹之人,每年深秋必定南下行医一次,醉翁之意不在行医而在吃蟹。 中医界有“南张此施”之说,即南方的张简斋,北方的施今墨。他把各地的蟹分为六等:一等是湖蟹,阳澄湖、嘉兴湖是一级,邵伯湖、高邮湖是二级;二等是江蟹,芜湖一级,九江二级;三等是河蟹,清水河一级,浑水河二级;四等溪蟹;五等沟蟹;六等海蟹。   一想邵伯湖是什么湖?是不是笔误。搜了一下位于扬州附近,还是江苏第三大湖呢。六等海蟹我是不苟同的,大概施先生没吃过广东的黄油蟹吧。 大闸蟹之“鲜”是冠绝全伦的,不过这些年都是养殖的,水准下降。当年戴笠在抗战时还不忘从汪伪区把阳澄湖大闸蟹想法运去陪都解馋。   "组方用药,比例恰当,首先在于辨证精确,辨证精确组方用药不注意比例安排,疗效就差。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看着施今墨说过的这段话,想起以前在上海去中药房抓药,如果药方写的是当归6克,药房人就一次称齐10帖药60克然后凭手感均倒成10份。一帖药方十几种中药每样都差一点的话最后效果不言而喻了。   “有是症,用是药”中医无定数,我想名中医靠的是家传和悟性,和西医按步骤开方子是截然不同的。如同中国菜也不能按菜谱严格来的,靠各个炒菜人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中医/中菜难以推广全球的原因,也反映了中国人的不循古道和聪明才智。   解放前有些达官贵人,认为便宜的药不是好药,对于这些人,施今墨开处方时就加一些珍珠粉,既对疾病无关紧要,又使药价提高,遂使他们满意而归。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奴性 – 为助日本旅客赶飞机 2220次列车临时停车 并用警车护送

  1、火车晚点是不对的,当然中国铁道部候车晚点是正常的2、如果是中国市民误飞机,交涉结果基本就是被无视3、如果是中国民工误飞机,交涉结果是碎玻璃若干,然后被绑起来扔到某个小站4、小田君遇到此类事件,请出示日本护照     火车临停1分钟助老外赶飞机    这些日本客人的感谢信近日由铁道部部长批示并发至大连,他们在信中称:这在世界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    本报讯 7名外籍旅客乘坐大连客运段担当的2220次列车时险些无法赶上从大连机场起飞的航班,大连铁路员工得知旅客难处后紧急请示沈阳铁路局,这趟火车在周水子站临时停车1分钟,这些外籍旅客不仅得以在离机场最近车站下车,而且由警车护送赶往机场、最终顺利搭乘飞机、返回日本。前天,由杉本洋江代表其余外籍旅客用汉语写成的感谢信由铁D部部Z刘ZJ批示并发至大连。    今年8月22日,大连客运段担当的2220次列车由齐齐哈尔驶往大连方向,列车运行至熊岳城站前临时停车。当列车从熊岳城站开车时晚点了45分钟,而由瓦房店站开车后列车已经晚点1小时05分。8月22日晨,列车长于金文对列车不间断巡视并向旅客解释、道歉,当车长巡视到硬卧13号车厢时,一名日本老太太着急地说,“我和杉本洋江要乘坐今天9点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由于是国际航班,机场要提前2小时安检,列车晚点这么多,我们可怎么办呢”,工作人员边安慰日本旅客边了解情况,发现除这对日本老两口外,还有其他五名日本旅客也将乘坐这一当天9时起飞的航班。    几经周折,于车长用手机联系到了大连周水子机场值班负责人,将列车晚点情况及造成外籍旅客不能正常到达机场的情况进行通报。机场负责人答复,如果8点10分旅客能赶到机场,可以保障7名旅客顺利登上飞机。得知这一消息后,7名日本旅客的情绪逐渐稳定。    然而,当2220次列车运行至普兰店站时开始避让其它列车,当其由金州站开出时已经晚点近2个小时。于车长一算时间,如果旅客在大连火车站下车、赶往机场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时间紧迫,于车长辗转向沈阳铁路局客运调度联系,能否在离机场最近的周水子车站临时停一分钟,用汽车送旅客去机场,沈阳铁路局批准临时停车,让日本旅客下车。于车长立即组织列车员帮助旅客将行李集中在13车厢并联系周水子站调动警车。    8月22日7点44分,2220次列车在大连周水子站停车,旅客们迅速下车,警车护送着7名日本旅客火速赶往周水子国际机场,使得这些日本旅客一路顺利登上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中国民航的2001年事故症候记录

  摘自:http://bbs.feeyo.com/posts/276/topic-0081-2769819.html   中国的航空安全依靠以下的因素支撑: 第一:中国民航的安全最主要靠的是飞机好。 如果用同等的飞机如美国的727,707,737-200型飞机满天飞的话,中国的航空安全可能就不那么乐观。 我们国家已经强行让旧飞机退役了,所以相对故障率比较低,这个是事故的源头之一,中国从源头上堵住了一些。 弊端是,成本增加,然后航空公司联手民航局把飞机,航油等价格转嫁到旅客头上,造成票价偏高,最终老百姓吃亏。我就想用100块坐夏利,可是满街跑的都是劳斯莱斯,因为无法保证旧飞机的安全,所以只有走高端。 第二:中国民航的安全靠的是留太多的裕度。 以安全的名义,留出太多的裕度,这样的最终受害者全部转嫁到旅客头上。 比如雷达管制,强迫留出很大的间隔,然后各级管理局有有自己的间隔,然后各管制单位有有自己的间隔,大家恨不得天上一架飞机在飞,空中的危险降低了,可是延误没完没了,又是超出了航空本身的便捷性,连坐火车都到了,飞机还没来。 中国民航的安全问题: 第一,英语普及的问题,尤其老同志不认识英文问题。 新飞机的好处是故障率低,坏处是需要基本的英文能力,可是有些飞行员的英语根本不过关,例子就不举了。 第二,敬业的问题。 很多飞机的飞行员,起飞后就开始看报纸,一遍一遍的看,最后连中缝都看腻了。有的在飞机上睡觉,或者干脆不在驾驶室。 某航空公司发生的,机长出去泡乘务员,副驾驶想上厕所,结果出来以后驾驶仓门锁了。飞机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飞了将近20分钟,还好在海上没有什么通讯。后来安全员用工具将驾驶仓撬开才进去,还好当时没有加装加固的安全门。第三,休息问题。 很多航空公司因为人员短缺,根本就是让员工拼命干。我以前所在的厦门航空公司,在培训的时候就是让所有的教员,学员,飞三天,上三天课,一个月下来,一天休息都没有。 这种情况在很多公司都普遍。大部分公司根本不考虑什么生物钟,什么休息的问题,只要有10个小时的休息,甚至9个小时的休息,根本不考虑早班晚班的问题,不论你的生物钟是否能调节过来,让飞行员的疲劳累积,上了飞机没精打采的飞行员比比皆是。 没有足够良好的休息,安全大打折扣,这可能也是南航那个飞机在郑州复飞的时候不加油门,南航的飞机在马尼拉上空看到前面有雷雨没有绕飞结果摔伤乘务员和旅客,反倒诬赖晴空颠簸的一个原因。试想想晴空颠簸的话机组能从雷达上看到回波吗?也不怕让国外人知道,如果晴空颠簸能看到的话,那整个雷达理论就要修改了,可笑,可耻。 第四,规章制度问题。 国内的规章制度在制定上,一定程度上是做给人看的。 有利管理的规章被滥用,有利员工的规章被忽略,增加成本的规章是摆设。 所以真正不能将有用有效的好的制度贯彻落实下来,很多用来装点门面而已。 拿IOSA审计为例,很多公司做这个只是为了那一张纸,做完了就完了。反正骗了审计公司得了合格证就完了。如果IOSA中的有关规定正好用来整人,就说这个是要求,如果会增加成本或者保护劳动者,那就不闻不问,当作耳旁风,比如IOSA要求的休息时间,执勤时间,训练的要求等等,这些就不管不顾了。 很多公司只是把规章作为整人的工具,根本不把规章作为运行的依据和准则,造成大家对规章的敌对和漠视,这样影响航空安全的制度化,规范化,标准化。 第五,维修问题。 维修问题在国内已经相当规范,可是潜在的危险就是由于国内的制度已处罚为主,无论什么事就是一个处罚,造成一线从业人员如果发生问题,往往试图掩盖过失,也许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这个在一些公司都是血淋淋地。 第六,安检,货运的问题。 安检的以5.7空难为典型,货运问题以黑货的问题最为明显,我听说过的黑货会超过我的想象。这些在平常没问题的时候,因为飞机设计裕度很大,可是如果单发,高温,特殊机场,再加上黑上几吨货,那只有自求多福了。 第七,旅客和劫机的问题。 国内的劫机都以个人违法或者犯罪畏罪潜逃比较多,还没有碰到有组织的非法劫持。国内的驾驶仓管理极其松散,每个航班几乎都可以看到机组来来回回的进出驾驶舱。这样如果类似国外的碰到有组织的劫持,将会造成无可挽回损失。 建议各公司加强驾驶舱管理,不得随意进出驾驶舱,更不得将亲戚朋友,或者不认识的人带入驾驶舱吸烟等等。有听说过因为乘务员30分钟没有给机组送水,机组投诉乘务员的可笑案例。 第八,飞行员训练问题 大的公司基本还是可以保证训练质量,小的航空公司为了应付人员危机,无论什么样的副驾驶只要到时间,就报训,反正局方依照机长数量批飞机,管他什么水平,反正时间够了就行,根本不管质量。 航空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将很多根本训练不合格的飞行员自行通过检查。很多航空公司每年训练都是100%合格,简直胡扯。 我曾经亲历了两个已经是模拟机教员的熟练检查,120分钟,我记下28项严重不符合手册的问题,最要命的几点是,FL370紧急失压,机组90秒才戴上氧气。从370下到150用了将近15分钟。。。 在这次检查中,两人全部通过。 航空公司的训练成本的节省,就是飞行的隐患。没有足够合格的训练,怎么能够保证航空的安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