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一个真实的广州富力君悦

  转贴:http://bbs.meadin.com/dispbbs.asp?boardid=23&replyid=300416&id=143743&page=1&skin=0&Star=1 广州富力君悦大酒店,是由富力与凯悦(Hyatt)国际酒店管理集团合作的一个酒店项目。业主是广州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富力地产,在广州开发了若干地产项目,最重要的是在珠江新城开发之时投得该区内过半项目。珠江新城是广州未来发展的中心,所以前景是不可估量的,也许会成为下一个浦东。近年来富力的业务已经拓展到国内的另外一些大城市,譬如北京、重庆等。富力的大老板是张力和李思廉,有传说其中一个是香港人,还是广州房地产协会的会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查看。富力在香港的股票联交所上市。 凯悦国际是国际上比较知名的豪华酒店品牌之一。其规模并不大,全球范围内管理的酒店就几百间,与洲际(interContinental)(包括假日)、万豪(Marriott)、喜达屋(Starwood)、希尔顿(Hilton)相比,规模不算什么。旗下包括柏悦(Park Hyatt)、君悦(Grand Hyatt)和凯悦(Hyatt Regency)三大品牌。三个品牌按国内的说法,都是五星级酒店,柏悦是高端,房价最高,凯悦最便宜,但通常开在二线城市。 对酒店行业不是很了解的朋友,对国际连锁酒店往往有若干神话般的迷信。在中国来说,酒店通常都有个业主,就是酒店那栋建筑的所有人,如果业主自己管理,或者只是聘请部分酒店业精英参与管理,那这个我们酒店业人就把该酒店称为本地酒店(local),如果业主与某个国际酒店管理集团签约,由该酒店管理集团,在营业收入内分成,同时国际酒店管理集团承诺给业主多少多少回报,我们就把这样的酒店成为国际连锁酒店(International)。也有介于二者之间的,业主为了打响知名度,去买一个牌子来挂,其实没有外方参与管理,在广州譬如华美达(Ramada)(两间)就是如此,我们也把其归类到“本地”中。本地与国际不存在谁好谁不好之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广州来说,花园酒店(Garden)就是一间做得相当出色的本地酒店,白天鹅(White Swan)曾经也是,但现在逐渐没落了… 首先谈谈市场,大家都知道,金融风暴对全球经济都产生了影响,在广东首当其冲的是制造业,工厂没有那么多订单自然没生意做,地产业也遭遇寒流,房价跌了,房子卖不出去了。地产商致命的一击,资金断流了。富力的股票从之前的几十块跌到几块,盛传负债几百亿危机四伏,有破产的倾向。于是乎李思廉出来辟谣,还说准备发行债券。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或者Google搜一搜“富力 破产”。且不论这传闻是真是假,富力的资产缩水是个不争的事实。张力的身家缩水程度是荣登国内八卦杂志排行榜的。 富力近些年一共启动了三个豪华酒店项目,包括广州富力君悦大酒店(Grand Hyatt),广州富力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惠州富力洲际温泉度假酒店(InterContinental),酒店本来是回报慢而且是回报率低的项目,尤其是豪华酒店,简直就是烧钱。而且又遇上金融风暴,所以业主方与酒店管理方的矛盾是相当尖锐的! 业主前期投入了巨额的资金兴建酒店,满心欢喜与酒店管理集团签约,期望酒店成长,不仅打响知名度,而且获得回报。酒店管理集团面对市场困境和一系列酒店交接之始就存在的各种工程质量问题,运营成本问题等,而且又不能达到当时承诺的回报,所有这些矛盾堆积,形成目前尴尬的局面。 广州的酒店市场本来并没有说过于乐观,原先的一些本地酒店已经把市场占据,如比较高端的客人去花园酒店,白天鹅宾馆,威斯汀,中国大酒店,广东国际大酒店,亚洲国际大酒店,东方宾馆等,后起的包括鸣泉居,地中海酒店,嘉逸国际酒店,建国酒店(原天伦万怡)等。君悦和丽思卡尔顿开张后,更高端的客人都去了丽思卡尔顿,君悦就处在一个比较弱势的地位。 趁着2010年亚运会的势头,未来广州将会开更多国际连锁酒店,包括四季酒店,W酒店,文华东方,JW万豪,喜来登,朱美拉等和一些本地品牌的高端酒店,由于资金问题这些酒店项目目前都陷于停顿,而且业主方都会观察的,一个豪华酒店,没有市场,开起来就是烧钱,例如位于科学城的翡翠皇冠假日,由于地处偏远,现在状况也不容乐观。 职位架构,国际连锁酒店的职位架构和一般本地酒店不大一样,不过几个大的部门职能也和普通酒店无异,大部门包括餐饮部(楼面服务、厨房),市场部(销售,宴会,订房),财务部(财务,电脑房),工程部,物料部(采购,仓库),人事部(人事,培训),房务部(客房,前台,保安,康乐) 每个大部门都有个总监,这些人是凯悦国际的人,起码都在凯悦工作了十年以上,很多都是外籍人士,包括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瑞士等。部门总监下来还有分部门经理,例如人事部经理,保安部经理,这个层次中国人居多,很多也在跟随凯悦工作了接近十年,部门总监和分部门经理中的外籍员工,是和凯悦国际签约,听候凯悦国际安排可以调任各凯悦集团旗下酒店,往往调任一次官升一级。最近人事部总监调去北京新开的柏悦酒店,虽然职位相同,但是酒店档次高了一级,也算升级了。 总监级别的员工一般不对外招聘,大部分在凯悦国际内部提升或调任,除非相当缺人。前一阵子在前程无忧上招聘的“物料部经理”就属于总监级,直接和凯悦国际签约的。这个职位主要负责采购和仓管。 其实判断是否经理很简单,看看能否签单、上班要不要打卡就知道了。经理级以上都住在酒店内部用房,总监级还能住套房,随便和家属在酒店任何餐厅签单,费用全部酒店承担,半夜两点钟想吃个夜宵还有二十四小时钟仔房(送餐)伺候。这是凯悦国际给予的福利,任何经理级以上的职员都可以享受,包括频临倒闭的酒店。经理也分AB级,B级职位工资略低,上下班打卡。经理级除非新开酒店比较缺人,内部无法调任,否则很少对外招聘。 各分部门还有个副经理,用行内话说是个主管级的职位,没有特别的实权。上下班照常打卡,在员工饭堂吃饭一样打卡,不能签任何单。普遍聘请比较有经验的人,工作内容主要是操作,不大涉及管理。目前招聘的水疗及健身中心副理和销售经理都是这个级别。 再往下还有领班,是稍微有经验的资深员工,如果有空缺也会对外招聘,一般由员工晋升。最近不知道是否人力成本控制太紧,没有任何人升职,一些比较资深的员工被要求做带班达4-5个月,仍然拿普通员工的工资。 最后是我们,最基层最辛苦的员工,不仅忍受客人各种无理要求,还得看各个上级的脸色,稍有不顺又是一番责骂。 酒店的一部分职位是外聘的,流行的话是“人力资源派遣”,这些职位包括公共区域的清洁卫生人员,厨房餐厅的清洁人员、部分保安和宴会的兼职帮工,这些同事不在酒店的编制内,是通过外包形式雇佣的, 他们受聘于各自的清洁公司,然后派遣到酒店内来做事,酒店不负责他们的社保医保公积金之类的福利,兼职更是只按小时算薪水。另外还有实习生,酒店也不提供福利,只按全市最低工资标准发薪水,他们和普通员工一样工作。 漏了说了,还有酒店最重要的两个人物,总经理和驻店经理(相当于副总),通常任期两年,由凯悦国际指派。 终于到薪资了,全部为税前 普通员工 1600-2000 领班级 2500-2800 副经理级 4000-5000 经理B级、副厨师长 6000-7000 经理A级、厨师长 8000 外籍经理及总厨 美元 3000以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二月誤語

  是“圆球城市”王兄写的,不是我写的   最近因為不景氣,嚴格來說,這不是不景氣,這已經是蕭條了,這時候賠錢和不賺錢的公司開始裁員,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對於賺錢的公司也要裁員,以我的聰明智慧,我當然還是可以理解。對於上市公司,這種裁員叫做公關性裁員,要向股東們宣示,我們有在練。對於不上市公司,這個叫做忠誠測試,自己先揮淚斬愛將,免得老闆錯殺無辜的自己。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Highest-income pla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房市危機 富有鄉鎮受創

  將近50棟為避險基金主管建設的豪宅,座落在房地產市場已飽和的康州格林威治鎮,價格從500萬到2500萬美元,至今沒人居住。 人口6萬2000的格林威治鎮人均收入15萬7232美元,是全國最富的社區之一。   地方简介: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eenwich,_Connecticut   Highest-income pla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ghest_income_places_in_the_United_States  

Posted in 网址 | Leave a comment

中苏关系

  http://www.shenzhihua.net 面对中苏同盟瓦解的过程,人们不禁会问,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为什么要置中苏的共同利益和同盟的整体利益于不顾?中苏两国为什么会从当初的良好愿望出发,走到了最后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就社会主义的同盟而言,这并非个别现象。苏南分裂导致苏军陈兵南斯拉夫边境,甚至策划对铁托实施暗杀;匈牙利想要探索一条建设社会主义的新路,即遭到苏联的武力镇压,其主要成员则被送上绞刑架;捷克斯洛伐克的经济改革刚刚显示出摆脱苏联模式的倾向,苏军顷刻之间就毁灭了“布拉格之春”。在亚洲,中朝、中越之间亦如此,今天是“鲜血凝成的友谊”、“同志加兄弟”,明天就恶语相向,乃至大打出手。与西方盟国关系的稳定性相比,在社会主义阵营不断地出现动荡、分裂和改组。显然,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中缺乏一种妥协机制。人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两国相好,就好到不分你我——大家以兄弟相称,高尚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掩盖了一切分歧和矛盾;两国交恶,就恶到你死我活——以至抛弃国际交往的起码原则和惯例,甚至不惜兵戎相见。不是不分你我的朋友,就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为什么社会主义盟国之间出现分歧和矛盾时,就不能实现妥协而保证同盟的继续呢?为什么社会主义同盟在其成长过程中显得如此脆弱呢?这恐怕不能完全用领袖的个性来解释。一般来说,社会主义国家遵行的是领袖外交,而其表现无疑使某些个人性格突现在国际交往的舞台上。赫鲁晓夫的喜怒无常和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固然都对中苏双边关系的恶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如果把问题的实质仅仅归结到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如上所述,既然社会主义同盟关系的不稳定性是一种普遍现象,那么必然与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的内在结构有关,人们就需要分析这种国家关系形成的历史原因,并进而分析这一关系的政治准则和特性,从中找出那种结构性失衡的关节点。在笔者看来,问题的实质在于社会主义阵营同盟关系中某种固有的结构性弊病,或者说是这种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的政治范式先天存在不足。 社会主义国家关系内在结构的弊病之一是国际主义理念与民族主义追求的矛盾,以意识形态的同一性替代或掩盖国家利益的差异性。 在社会主义的早期理论中,人们都把未来社会理想化,幻想一个没有国家和民族区别的大同世界。“工人阶级无祖国”是共产党人长期信奉的理念。苏联的国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一名称,既不包含地域概念,也没有主体民族的内涵,其适用范围在全世界,这就充分表明了当时共产党人所追求的目标。作为革命者的共产党人,在其执政前普遍缺乏国家主权意识。在各个共产党之间,目标是一致的,理论是统一的,在相互关系的准则上只提倡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很少或未及考虑不同地区和不同国度的差别。及至领导革命成功,掌握了国家政权,在处理相互关系时仍然接续前缘,才发现与现实生活相距甚远。从共产党的角度,无疑必须高举国际主义的旗帜,而从民族国家的角度,则需要维护各自的政治和经济权益。作为一个国家的代表,共产党人感到自己陷入了倡导国际主义准则与维护国家利益之间的两难境地。从此出发,可以理解列宁为什么在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前后对“民族自决权”这个问题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立场和理论阐述。 这种理念上的混淆和矛盾,随着共产党执政时间的延长而加剧,且特别突出地作用于社会主义国家处理相互关系的主张中。平时大家都认可意识形态的同一性,有意无意地掩盖了国家利益之间的差异性,而当分歧和冲突显露出来的时候,却各自有所主张。大国,强国,处于领导地位的国家和党,通常强调国际主义原则,而小国,弱国,处于被领导地位的国家和党,则往往强调国家利益。同时,这些主张也是相对而言的。当铁托指责苏联侵犯自己的国家利益的同时,却要求阿尔巴尼亚绝对服从南斯拉夫的需要,当中共批评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和老子党作风的同时,却硬要日本、朝鲜和越南党接受自己的路线。不仅如此,这些主张又因时间和地点不同而异。1956年苏联出兵匈牙利被誉为维护社会主义阵地的革命行动,而1968年苏联占领布拉格则被谴责是社会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没有统一的标准,没有一致的认同,于是面临危机时就无法找到妥协的平台和条件,那么两国关系的破裂也就成为必然。 综观共产党之间及共产党国家之间关系的历史,大概不会有人否认: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执政党之间的关系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混淆在一起的;国家关系是党际关系的延续,即各国共产党把他们执政前相互关系的政治形态及其准则带到了执政后的国家关系中。在现代国家关系中,通行的原则是相互承认国家主权的平等,无论国家大小,应该在此基础上协商解决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而在共产党的内部和党际关系中,强调的组织原则是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这两个原则之间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 作为世界共产主义革命的国际组织,共产国际(第三国际)统管包括俄共在内的各国共产党。这种在统一的意识形态和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规范下的结构形式,其本质上是排斥各党独立地位的,并体现出各国(各地)共产党都要服从于一个指挥中心的政治特征。由于历史的原因——意识形态的正统地位和革命成功的领先地位,使得莫斯科一直处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而苏联共产党则实际凌驾于共产国际之上。特别是在斯大林提出“一国社会主义”的理论之后,苏共就是各国共产党的太上皇,保障和维护苏联的利益就是拥护和实行国际主义的表现。因此,这种领导与被领导的党际关系从结构上就不可能是平等的。尽管有些党也曾对此表示不满,但由于理论上的误区和实力上的差异,这种政治范式不仅可以合理地存在于社会主义运动的党际关系中,而且得以延续到后来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关系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东欧和亚洲一些共产党陆续掌握了国家权力,同时,在冷战兴起的背景下,这些国家组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在这个过程中,各国共产党很自然地把他们执政前相互关系的政治范式和准则带到了执政后的国家关系中,社会主义国家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共产党党际关系的延续。当然,共产党情报局的地位和权力是无法与共产国际相比的,斯大林以后的苏联领导人也比较顾及阵营其他各国的反应。不过,共产主义运动要有一个中心,社会主义阵营要有一个党为首,则是所有共产党共同奉行的准则。既然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执政党之间的关系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混淆在一起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原则仍旧是适用的,那么在这里,实际上也就无从谈起完整意义上的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其最典型的事例就是匈牙利在1956年十月危机中的处境:苏联为平息波兰危机刚刚发表了《社会主义国家关系平等宣言》,却理直气壮地派军队占领布达佩斯,解散了匈牙利合法政府。 在社会主义国家关系中,指责强国、大国侵犯本国主权的事情时有发生。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这里表现出来的正是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党际关系所通行的政治准则,即一种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范式。既然各国共产党都强调和承认国际共运必须有一个领导核心,并在意识形态一致性的前提下维护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地位,那么也就在实际上放弃了各自的独立性。于是,在党政合一的政治体制下,在国家关系混同于党际关系的状态下,社会主义同盟中各国主权的完整性就很难得到保证。同时,这种关系范式压抑了同盟各国追求独立发展的民族感情和心理,表面的团结统一往往掩盖了同盟内部各国之间在发展水平和利益要求方面的差异。平时大家以兄弟相称,言谈举止无所顾忌,淡漠了正常的国家关系;等到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那种笼罩在民族感情和心理上的阴影势必显露出来,相互关系也就随之遇到危机。社会主义阵营内国家关系的这种政治特性决定了社会主义同盟内在的不稳定性:一旦处于领导地位的某个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受到挑战,或者某一主权国家不再认同他们之间的整体利益,则领导与被领导的原则以及局部服从全局的逻辑就不再发生作用,他们之间的同盟关系也就面临着终结。

Posted in 史论 | Leave a comment

Pioneer To End TV Production

  Very sad day for our industry and A/V enthusiasts. Personally I fell like someone close to me that I really liked died, I have that sinking hollow sick feeling my stomach.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心在滴血,我的ACURA MDX

  刚刚从网上得知现在ACURA MDX可以拿到 10K (factory rebate) + 1.5K (conquest rebate)+ 2K-6K (dealer discount)   Acura MDX Tech MSRP $59055, dealer cost $54,579 (52,624 + 1,855 Freight/PDI+ 100 Air Tax).  so 理想状况42K可拿下   心在滴血!我要圆我的梦!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非诚勿扰》中邬桑唱的日本插曲-知床旅情

  http://www.hokaka.com/?p=2917 作詞・作曲 森繁久彌 知床の岬にはまなすの 咲くころ思い出して おくれ 俺たちの事を飲んで騒いで 丘にのぼればはるかクナシリに 白夜は明ける 旅の情か飲むほどに さまよい浜に出てみれば 月は照る波の上今宵こそ 君を 抱きしめんと岩かげに 寄れば ピリカが笑う 別れの日は来た知床(ラウス)の村にも君は出て行く 峠をこえて忘れちゃいやだよ 気まぐれカラスさん私を泣かすな 白いかもめよ白いかもめよ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