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开始的最大规模中国古书画鉴定

 

今天看CCTV 探索发现“国家宝藏”第14集“真假国宝”,提到83年成立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以谢稚柳、启功、徐邦达为首的七人小组(时人多以“艺术鉴定”目谢,以“学术鉴定”目启,以“技术鉴定”目徐Smile),历时8年,共鉴定书画作品6万1千多件。出版了“中国古代书画图目”,是每个书画爱好者必备的工具书。

snapshot20110122195030

北宋祁序的江山放牧图,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所鉴看的第一幅画卷,也是从文革抄家物质中发掘出的精品,由溥仪离宫时带出

snapshot20110122195249

“元四家”倪瓒的苔痕树影图,是1976年江苏高邮一个农村里边拆房子的时候,它在一个山墙的隔板里边发现的,老房子要拆掉了,要盖新房子,就拆掉了,拆掉了这张画就漏出来了,是放在山墙的隔板里面的,当时这个农村的妇女她也不懂,很便宜地卖给了扬州文物店Winking smile,现收藏于无锡博物馆

snapshot20110122195531snapshot20110122195539snapshot20110122195602snapshot20110122195615

辽宁省博物馆的张旭“古诗四贴”

snapshot20110122195704snapshot20110122195731

谢稚柳先生根据那个黄庭坚、颜真卿他们这一个发展系列往回推,推那么就是判定这种书法的风格和书写的时代,那么就是盛唐时代,那么它的书写者就是张旭。启功先生就是他是从这个文字的方面去研究,那么他就认为这里头有认为这里头有一个就是“北阙临丹水”,应该是避宋真宗讳,应该是“北阙临玄水”(五行方位,北方癸水,它的颜色代表颜色是黑的,南方才是红的),因此,这一件东西就必然是北宋以后的东西了。直到现在,学术界对这幅画作的年代仍有争议

snapshot20110122195836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把当年专家们对作品的不同意见都写上Pointing up,把问题摆出来,有利于后人去注意这些问题,或者提出更好的意见

snapshot20110122200133

 

当年全程参与鉴定的年轻助手劳继雄于2010年出版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全程记录了这个长达八年的中国书画巡回鉴定工作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596617&PostID=27746534&idWriter=0&Key=0

1983年6月,文化部文物局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正式成立“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有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七人组成,后来又称“七人鉴定小组”,谢、启为组长。开始了为时八年左右的全国范围内古代书画的“普查”工作,“普查”的对象主要是以国家文博机构、文物商店、图书馆等为主,另外也有少量的私人收藏。当时的设想是,要通过此次“普查”搞清楚,全国各类机构中究竟收藏有多少古代书画?并根据鉴定、考查,建立一部古代书画的档案。在对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的二百零八个单位和一部分私人藏品进行了初步的鉴定,共计过目古代书画十万余件。其中鉴定过的一部分古代书画,后由文物出版社先后出版了《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和《中国古代书画图录》两套大型丛书。这是研究和鉴定中国古代书画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书之一。
  七位前辈的鉴定方法或风格,都是传统的书画鉴定方法或风格。这并没有多少值得疑义或大惊小怪的,我们今天的人在此方面所掌握的信息远远超过他们,就像他们当初也超过古人和前人一样。谢稚柳是先生以书画家的笔墨风格为主来鉴定古书画,他熟悉一个书画家各不同时期(早、中、晚)的笔墨特证,所以他依此来鉴定作品的真伪或优劣。谢先生在笔墨实践方面的智商极高,应该是属于“才子型”人物。启功先生擅长考证,他熟悉文献资料和历代避讳,这也是他老师、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先生的强项。有一点我们也要注意到,他在碑帖方面的眼力在七人中应该是略胜一筹。徐邦达先生是吴湖帆在古书画鉴定方面的嫡传“大弟子”,而且早年曾在书画市场里“滚爬”过。所以他过眼的作品数量非常之多,记忆力超人,在七人中无人能及。他也重文献考证和作品著录,但徐先生往往对每位作者有一个“标准件”。又如果是在文献或著录之外的话,就凭“感觉”判断。也有人怀疑徐先生在绘画方面的功力不及谢稚柳,此实是耳食误解。你如果去过海宁市的“徐邦达艺术馆”的话,当看到他早年临摹过的那些古代书画作品后,你一定会惊讶不已。杨仁恺先生非常聪明和勤奋,也绝对是属于此道中有天赋之人,他看一件作品的真伪会采用综合和比较方法。但他早年在笔墨实践和阅读文献方面的基础比谢、启、徐三人稍差,起步虽晚,但以勤奋好学以补先天不足,终成一代鉴定名家。刘九庵先生是琉璃厂书画店出身的鉴定家,曾在此道中以脑子和身家性命“讨生活”,见多识广。在长期的严酷实践中,他从前辈那里或自己领悟了许多鉴定真伪的“独门秘技”。他的强项是能够从某个局部或细微方面看出作品的真伪,比如署名落款和印章等,而且尤对明清作品精熟。但有时也过于“绝对化”和“程式化”,因为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绝对”之事。傅熹年先生是学建筑出身,他按各个时代的建筑、器物、服饰等来考鉴一件作品是否合乎时代的特征,依此决定真伪。他的这种鉴定方法不是完全没有依据,但有时也应该灵活使用。谢辰生先生当时主要负责鉴定小组的对外协调或后勤事务,但不参与具体的鉴定工作。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