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我表妹写的:钱的魅力啊 及学校简述

  http://user.qzone.qq.com/609711690/blog/1244869931   今天中午。我刚刚回家,于是乎问奶奶,要不要去取钱那奶奶说,趁早去取钱吧! 于是乎,我叫爷爷拿了钥匙,带上他们的工资卡去取钱。我对着奶奶说,别睡觉哦,睡了就没钱了。奶奶还说你拿个塑料袋去,我说你怕目标不够大啊!我带背包就好了。奶奶说,她怕包放不下。我说不过三千多的钱怎么放不下呢?于是乎我骑着电动车出去了 取完钱我回来了。我叫了声奶奶开门不开门没钱啦。只见奶奶如有神助,一个飞速,我从来没看到她这么快为我开门过。似乎中途还有碰到椅子。我说您慢点,钱在钱在啊。我把钱给奶奶,奶奶认认真真的数着钱。似乎数了两遍。 我刚想拿钱找爷爷,(因为爷爷耳朵很不好,一边全聋另一边要一百分贝才有感觉)可是爷爷竟然奇迹般的知道我回来了。要知道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我还是做叔叔的摩托车回来的。那声音可比电动车大多了。哇塞,爷爷突然似乎不耳聋了。拿了钱就往楼上走,我说数数,他说又不是别人不用数,我上来时看到他把钱锁进了抽屉,那个开心的样子。我说开心不,他说很开心,我说笑个,他立马笑了。完了忘记拍下来。 综上所述,钱的魅力是巨大的哈哈     她的QQ同伴写的学校简述:   白天停水,晚上断电,,寒冬酷暑,晨练不变,,四处施工,尘土飞溅,,学院里面,,学子扫地不变,,五个餐厅,象个猪圈,,二家商店,还是黑店,,独家经营,态度恶劣,,早上叠被,晚上泡面,,晚上断网,看片不便,,旷课不许,恋爱受限,,学院超小,约会不便,,宿舍里面,蚊子成片,,设施不好,交通不便,,学院操场,黄泥成片,,放个小假,学院冷清一片,,冬天寒冷,冷水沐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远离市区,逛街不便,,抬头一看,我靠…….莆田湄洲湾职业技术学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文革几多文物付之一炬?

  离第一次看这篇文章应有十年了吧,隔几年看一次,每次都很痛苦   http://www.edubridge.com/erxiantang/library/posijiu.htm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民心

  我的一些看法是错的,那时催泪弹/橡皮子弹是有的,但高压水龙/盾牌/防暴装甲车是没的。TG 6月3号晚是要中央电视台派人去天安门拍清场的,但记者是不愿冒生命危险去的, 后来清场录像是部队自己拍的。部队在挺进中受阻后一旦开起枪则群而仿效之。   "六四真相"一书中的一些当时的口号:   痛悼耀邦,一代圣贤唯您要我臭老九,空前绝后就君顾咱穷学生。   凄风苦雨送君去耀邦何时,万水千山都行遍功成多少。横批是:民心如镜。   “妈妈,我们没有错!”   中国社会科学院有两位教授打着一个横幅,写着:请问邓小平:我的孩子在绝食、挨饿,你的孩子在干什么?   中国科学院打着"十年了,老九还是老九"的横幅,喊着"老九老九,一无所有"等口号。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教授们打着"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的横幅   开拓文学杂志的一个横幅写着: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不管什么主义,人民幸福就是好主义。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JS

  为了订单几乎陪睡,点头哈要就差下跪;日不能息夜不能寐,客户一叫立马到位;屁大点事不敢得罪,一年到头不离岗位;劳动法规统统作废,身心交萃无处流泪;逢年过节家人难会,追讨帐款让人崩溃;开发客户经常喝醉,不伤感情只好伤胃;工资不高还装富贵,拉拢行贿经常破费;五毒具全就差报废,稍不留神就得犯罪;抛家舍业愧对长辈,身在其中方知其味;不敢奢望社会地位,全靠傻傻自我陶醉……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免费的Office 2007

  上周有人在网上贴出了Microsoft TechNet Plus Pilot Program的免费注册链接,原价¥349。仅仅过了1夜就被MS发现封掉 (本想能再用几月到 WINDOWS 7 和`OFFICE 2010出现), 我是趁乱下载了1个 Office Ultimate 2007,拿了个免费Key。     今天看到论坛上说有28多万人去注册了,MS若封掉这1.2M的Key是个很好的惹怒大众的机会啊  http://www.sevenforums.com/chillout-room/12174-technet-fiasco.html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

上海“五反”运动之经过

  数百人自杀,可怜的是很多是勤俭的小工商业者。荣毅仁能熬下来真不容易……………一个经济的大好局面。破坏只要短短的三年时间。   http://www.yangkuisong.net/ztlw/sjyj/000252.htm   事实上,上海的资本家经过这次运动已经再也看不到私营企业的发展前途了。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甚至是在整个社会的和个人的心理层面上,都是如此。   乘朝鲜战争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彻底清除各种可能会便利国民党复辟的旧的社会基础。因此,“镇反”不仅不是要抢救“失足者”,恰恰相反,它是要通过广泛的群众动员,挖出一切有过反对共产党,以及压迫共产党所依靠的社会群体的人的历史旧帐,对那些可能会对新政权造成危害者,坚决予以“严厉镇压”。通过这样一种方法,不仅最大限度地消除隐患,而且要造成一种强大的高压态势,使任何有过历史污点者,或可能对新政权心存不满的分子,从此在心理上成过街老鼠,不敢轻举妄动。  

Posted in 网摘 | Leave a comment

Crossing over,or can you cross over her heart?

  美国梦,你穿越了国界。是否能抵达她的内心呢? 不由得想起上海的入籍打分和美国的绿卡评分也颇有相同之处,由此诞生的伪造证书/权力滥用/骨肉分离等等同样问题。那边是只要你生落美国就是美国人,我们这边是几年前总算改了子女可随父母任一方入户籍。   这几天在看鲁迅画传,像他当年四处迁徙游历求学任教在户籍深严的中国如何实现?怪不得建国后出不了大师  

Posted in 有感 | Leave a comment